MooseTang

苟且与远方

人一旦动起来,就只有到死才会停下。

写作大抵如此,每每动起笔来,便只有到收尾了才会停下;至于结尾是怎样的心绪,多半也不得而知。不过既然心流是流淌着的,姑且由它去吧。

心可以流,人也可以。

曾几何时,世上众生大多是流淌着的,像液体一样,淌成什么个形状,全得仰仗他人。好一点儿的,老天赏路走,中个进士,衣食无忧;稍差的,七大姑八大姨给指条明道儿;再不济,流得更曲折一些,总也能找到个还算干净的行当呆着;剩下的,就栽到臭水沟里了。人流着的社会,就落后,就挨打。

“流”的状态,想着就不大舒服。于是有人开始站出来了,不愿再毫无自主意识地流下去,他们要有目标,要拼,要自己揾出路。找到了路,...

笔墨之言

每个写字的人都怀有这样的愿景,他们希冀着在某个时刻出现一个人,可以像另外一个自己一样,明白字里行间甚至每个细节的含义。那个人也能明白为什么我们不愿凭言语解释而用文字诉说。言语匆匆,文字从容。说话可以俏皮,可以直接,却不能作为深层次意义的载体。言语上看似木讷之人,事实上绝对不乏擅于讲话而不愿经常这样做的人;因为他们开始明白,浅层的表达必定带来误解,被误解后却又不能不作解释,而解释又将带来新的误解。如此周而复始,将谈话带入较真的同时,心累自知。渐渐地,他们越发慎重地选择表达情绪的方式:不必费事的,口头传达一下;其余的,便诉诸笔墨了。

小学就学过的。我们看过的每本小说,都可以概括出一个中心思想,每...

第三标准与选择纯洁

一个已经说烂的老梗。

两个姑娘,一位有才,一位有貌,你都很喜欢,那作为yy主体的你会选择哪个?

答曰:胸大的那个。


看似挥洒着充满雄性荷尔蒙的随性,然而真的那么洒脱吗?答主想必还是纠结的吧,不然也不会冒出”胸大“作为最后的价值标准;并且,这个价值标准的信度,也许只有答主自己心里清楚了。说白了,第三标准的出现是在逃避对前两个选项的直接选择。生活中也常有这样的例子,当我们在遇到两难的选择时,经常希望有第三标准的出现,最好这个标准的信度还是完全超越前两个的。而如果恰好没有这样的第三标准(其实生活中几乎不可能有),那也许胡诌一个第三标准就是简化选择过程的良方了。


谁也不愿面对两难选择,...

© MooseTang | Powered by LOFTER